星河燃烧SIN

吃。

被窝夜话

太太的聂瑶简直好吃的飞起5555555

七又:

我们郑重承诺:本故事不含任何限制级情节,全部都是纯洁的盖棉被聊天,大概。









1.夏日症

聂明玦:“我关灯了。”

金光瑶:“好。”

两人平躺,入睡,空调缓缓运作着。

过了不久,聂明玦感觉到身边的动静。

聂明玦:“怎么了?好好睡觉。”

金光瑶:“有蚊子,好烦。”

聂明玦翻身连人带被一起裹住:“好了,这样蚊子只会咬我了。”

金光瑶嫌弃道:“皮糙肉厚的,谁要吸你的血。”说罢安心睡觉。

然而蚊子还是很吵,聂明玦也烦了,爬起来开灯。

于是两个人半夜不睡,起来围着房间转悠,解决了几只罪魁祸首。

金光瑶困死,倒在床尾:“明天装蚊帐。”

聂明玦也很困,但他必须把这个横在床上的障碍物捋直了。

“好好睡觉。”

好不容易躺下来5分钟,蚊子又开始叫了。

“嘶——”金光瑶不耐烦地用被子蒙住头。

“还有蚊香吗?”他问。

“没了。”

“怀桑房里有。”聂明玦想起来。

聂怀桑第二天起来发现被咬了好几个大包。








2.多事之秋

最后一片落叶掉下来的时候,家里的被子换了厚的。

他们两个一边一个靠着床头,人手一个pad,完成睡前的刷pad仪式,一个看经济,一个看政治。

金光瑶:“今天收盘沪指收报3000多个点,涨了0.52%,但是影视股暴跌。”

聂明玦:“美国提高了对盟友的关税。”

金光瑶,严肃:“我们公司最近刚做了xx影视的基金,看起来很危险。”

聂明玦,苦恼:“中美形势还是不容乐观。”

金光瑶:“凭我的水平,最多只能把收益控制在2个点左右。”

聂明玦:“僵持阶段,而且美国主动权比较大。”

这两个人一个做的是信托,一个做的是出口贸易。

“唉。”

金光瑶:“不过它的危机公关做的还可以。”

聂明玦:“美元涨了。”

两人激动地握了握手,为了美好的明天,睡觉。








3.冬眠

金光瑶:“聂明玦,我们分被子睡好不好?”

聂明玦:“嗯?为什么?”

金光瑶:“我想把被子全部掖紧,一圈都压在身下,这样有安全感。我们盖一条被子中间就会有空隙。”

聂明玦不是很高兴,勉强答应了。

晚上他准时关掉了电热毯。

果然,半夜冻到的金光瑶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往热的地方凑。先是把脚伸过来了,捂了一会身体也跟过来了。

人形发热机聂明玦:怎么回事?养了几年还是跟冰棍一样,难道是宫寒?(不是)

今年的金光瑶也没有成功独立。







4.春乏的猫

聂明玦梦到被一只猫压在胸口,喘不过气。

醒来一看,不是猫,是一只金光瑶。

金光瑶醒过来,揉了揉眼睛,撑起来。

“早上好。”

他露出那种半是讨好半是勾引的笑,聂明玦暗道不好,上次他这样笑的时候,家里的套子就被用光了。

因为套子非常贵,浪费可耻,所以聂明玦应该立刻停止金光瑶的行为。然而当金光瑶像一条光滑的蛇俯下身贴着他的胸膛一路下来,他的所有抗拒都随着一声闷哼消失了。

大早上的,在这种精神最旺盛的时候说不的男人都不配做男人。

金光瑶熟练地吃进去,撑着腹肌上上下下,小脸飞红。

“聂老板。”他说。

聂明玦有不祥的预感。

正进行到了最激烈的时候,金光瑶犹豫道:“大哥,大哥......我要和成美一起出差。”

“不行!”聂明玦气打一处来,高涨的怒气和yu望全部施加在了金光瑶身上。

“嗯嗯嗯......”金光瑶捂着嘴,感觉对方快身寸了,绞紧了后面。攀至顶峰的时候,他颤抖着说:“就,就一个星期...”

“门都没有!”灭顶的kuai感被怒火所取代,聂明玦咬牙切齿,这个狡猾的东西明显是瞄准了自己防线最弱的一刻。

“太过分了!”金光瑶哭唧唧,“你把我用得这么惨,还要干涉我的正常工作。”

金光瑶分别使用了美人计、强词夺理、偷换概念、情感绑架、稀里糊涂身寸米青计,聂明玦只用了一计,将计就计。

“几点的飞机?”聂明玦把想起身的金光瑶按住。

依他对金光瑶的了解,这厮看情况不对绝对会立刻脱身。

金光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:“你干嘛?”

“干亻尔啊。”


_end.





和敏感词斗智斗勇......



评论

热度(5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