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河燃烧SIN

吃。

囚禁梗

哇靠绝了!!!!!今天的瑶妹可能是杀了二哥。

七又:

敏感词大挑战。


慎入。






金光瑶被囚禁起来,日夜关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,光线昏暗,房内仅有一张简陋的床和卫生间。一只手臂拷在床头,身上不允许穿任何衣物,只有一条薄毯勉强可以遮住满身的暧昧痕迹。他侧躺着,双腿蜷缩在一起,像一个易碎的玩偶。长久不接触阳光导致他的皮肤变得异常的苍白,稍用力一捏就会留下淡淡的红印,颈后脆弱的地方更是可以看到皮肤下隐隐跳动的淡青血管。

他的眼睛被蒙上了,感受不到光线和时间的流逝。不规律的进食和睡眠让生物钟早已失去了作用,胃里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绞痛,每当这个时候他的脸就会痛苦地扭在一起,像溺水之人一样拼了命地呼吸,双手徒劳地伸向空气中,想抓住点什么,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已经过了十来天了,或者是二十来天,他不清楚。被抓到这里之后他就只见过聂明玦一个人。那个人每天来给他喂食喂水,帮他处理生理需求,在他身上发泄欲望。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留下过他们的痕迹,墙上有各种抓痕。刚开始的时候金光瑶反抗意识很强,惊慌失措,满屋子乱逃,趴在门上死命地拍打,声嘶力竭地呼救。他试过杀了聂明玦和自杀,后来他在聂明玦冰寒的眼神下终于明白,自己的命已经是聂明玦的了。他被一次次地顶在墙上,双手绞在背后,腿被拉开,被聂明玦完完全全掌控在身下。有时候聂明玦让他看到自己是在被谁干,有时候蒙着他的眼睛,视觉被剥夺了之后其他的感官格外清晰。肌肤相贴的温度高得不真实,金光瑶在聂明玦的怀抱中睡去,好像身后的这具身体带给他更强的安全感。他的身体已经脱离了自身的意志,认别人作主了。

金光瑶一开始接受不了把尿的羞辱,何况聂明玦还要让他眼睁睁地自己看,他剧烈挣扎,留下了很多伤。被逼了几次之后他接受了,手臂挡在眼前,反而放大了听觉上的刺激,他只好缩在身后人的胸前低低地缀泣。洗澡也变成了一项惩罚,最初聂明玦的脸色看起来非常恐怖,把他按在浴缸里快要窒息再抓住他的头发提起来,审视一般看他的丑态,然后就这么揪着他的头发咬上他的颤抖的喉结。后来聂明玦不喜欢这么玩了,浴缸就变成了另一张床。金光瑶浮在水面上,身后传来“啪啪”的水声,好像离他很远,他想,我是不是在做梦呢。

有时候聂明玦会留在这过 | 夜,早上起来领着他去洗漱,把他抱在臂弯里,像抱着个婴儿一样,牙刷挤了牙膏伸进他嘴里,弄得满嘴泡沫。聂明玦把手指探 | 入金光瑶的嘴里,搅 | 弄了几下,泡沫就顺着金光瑶的嘴边流了下来。聂明玦顿了顿,舔过金光瑶下颌的泡沫,顺着往上堵住沾满泡沫的嘴唇,纠 | 缠藏在里面的舌头,两人的气息充满薄荷的清香,干干净净,仿佛毫无欲 | 念。

天蒙蒙亮,两人一起攀上了顶 | 端,急促的喘 | 息还在耳边,聂明玦发现金光瑶的眼罩下流下两行清泪。掀开来,他闭着眼。

“大哥,我错了,放过我吧。”










就,随便想想( ′ θ `)
那么问题来了,瑶瑶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被囚禁的呢?

评论

热度(465)